笔趣阁 > 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杀人需要理由,即便它很可笑

      一同带回来的,还有二垣先生的照相机和摄影机以及背包当中的底片等物品。
  
      既然死者有记录影片的爱好的话,说不定在死亡的瞬间也有拍到些什么。
  
      猛然从冰天雪地的外面进入到温暖明亮的屋子里面,无论是谁在这一刻都会产生一种幸福感。
  
      进到屋子里面之后,小兰她们先去了厨房检查巧克力的情况,而大叔则是在这边拨打报警电话。
  
      其实应该是风间熏来打的,只不过出于一种羞耻心理,风间熏把这个任务拜托给了毛利大叔。
  
      “怎么样?”
  
      柯南看见小兰从厨房里面出来之后问道。
  
      “的确是只有亚子小姐的那块巧克力不见了。”
  
      后面粉川实果扶着亚子小姐走了出来,大概是因为触景伤情的关系,刚刚在外面已经哭过一会的亚子小姐从厨房出来之后又是梨花带雨。
  
      好好一对恩爱情侣就这样阴阳两隔,别说是当事人了,就连风间熏这种旁观者都觉得于心不忍。
  
      大叔带着手套在检查摄像机跟录影机。
  
      结果失望的发现摄像机的带子根本还没开始使用,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的视频,不过照相机的底片倒是都已经用光了。
  
      看到这个摄像机,风间熏猛然想起了之前曾经听到的那几句话。
  
      就是那两个男人在窃窃私语当中说的什么带子。
  
      既然是在那种那种情况下说的,很明显针对的就是已经死去的二垣佳贵。
  
      而且这栋山庄里面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拥有摄像机而已。
  
      ”说不定是这位小哥不喜欢使用摄像机。“
  
      那个地中海头型的男人插嘴了,却遭到了亚子小姐的强烈反驳。
  
      据她所说,二垣先生曾经明确表示过自己更喜欢用摄影机录像。
  
      作为死者的女朋友,说话还是相当有可信度的。
  
      不过柯南倒是对她刚刚说过的,死者昨天晚上拍摄的那一卷录影带表现出了兴趣。
  
      在他的要求下,亚子小姐去到了二垣佳贵的房间里面拿录影带,然后用客厅里面的电视放出来。
  
      从带子的数量可以看出来,死者二垣佳贵的确是偏爱摄影机。
  
      只不过是昨天一天而已,竟然整整拍摄了四卷带子。
  
      不过全都是一些无聊的日常,大部分都是二垣佳贵在厨房里面制作巧克力时候记录的片段。
  
      可以说是一部极其平淡的家庭流水账,处处是尿点的那种,真亏大叔能老老实实的看完整整四卷带子。
  
      这对于他这种满脑子冲野洋子的人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突破了。
  
      唯一算得上是转折点的,就是在制作巧克力的过程中,二垣先生忽然切到了手指的这个画面了。
  
      粉川实果还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千代子婆婆去拿医疗箱结果在慌乱当中掉到地上,而亚子小姐则是因为担心跑到了二垣佳贵的房间偷偷哭泣,厨房只剩下粉川实果一个人手忙脚乱的。
  
      在这其中,亚子小姐跑到了二垣佳贵的房间偷偷落泪这句话让风间熏有些不解。
  
      不过是切伤手指而已,至于这么伤心么。
  
      虽然现在亚子小姐因为看到电视上播放的那些日常而触景伤情,但是风间熏依旧可以看得出来,她应该不是那种玻璃心的女人。
  
      这其中会不会隐藏什么问题?
  
      虽然他不太欣赏柯南的这种为了推理谁都能怀疑的德行,但是不得不承认。
  
      要想还原事实的真相,保持一个理性的思维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感倾向有些偏向遭遇人祸的亚子小姐,但是这依旧不能抹消她的犯罪嫌疑。
  
      就目前来说,因为听到了那两个男人窃窃私语的关系,风间熏认为他们犯罪的可能性不大。
  
      反倒是他们呢喃的什么带子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疑点,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情。
  
      死者跟这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并不像之前看上去的那种萍水相逢的状态。
  
      很可能还有有着仇恨的。
  
      因为一开始那个人问同伴:“是你杀的?”
  
      这既代表了疑问,同样表示了他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假设或者是想法。
  
      救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是杀人却需要。
  
      哪怕那个理由非常可笑。
  
      “你们快过来看,这张照片。”
  
      实果小姐的声音,将大家分散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之前是她自告奋勇去厕所把底片洗了出来,现在貌似出了成果了。
  
      在她的手上捏着一张照片,本来是一张很普通的仰角拍摄杉树的照片,却因为横贯照片的三个黑色阴影变得诡异离奇。
  
      “我想这应该是他在遭遇袭击倒下的时候,顺势按下了快门才拍摄下来的照片。”
  
      单单从照片上面看,应该是还没有开始下雪的白天。
  
      如果这张照片没错的话,那将会直接洗脱亚子小姐跟实果小姐的嫌疑。
  
      毕竟她们两个是看到天色渐晚采取寻找二垣佳贵,而命案是在白天发生的。
  
      不过在旁边站着的那两名男子,尤其是地中海发型的酒见佑三的脸色却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
  
      因为在白天出门的除了死者二垣佳贵之外,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
  
      而且从各种方面看起来,都是手拿着猎枪,一脸煞气的他们两人跟死者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从表情看起来,这两个人的惊讶跟愤怒倒是没有掩饰的成分。
  
      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犯罪嫌疑开始倒向白天在外面乱晃的那两个人。
  
      “你这是什么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巧克力该怎么解释,明明在八点之前,巧克力还在这房间里面的,究竟是谁拿出去的,而且那时候还飘着小雪,这世界上会有那种笨蛋会刻意跑到自己杀害的死者身边放什么巧克力啊。”
  
      地中海气不过,直接跑到了大叔的面前。
  
      攥紧了拳头,喊得脸红脖子粗的,气势甚至一时之间压制住了毛利大叔这位名侦探。
  
      要说大叔也真是够奇怪的,明明认真起来这种小鱼小虾不算什么的,一个过肩摔世界就安静了,却偏偏表现的这么怂。
  
      “你不忿的话就找出跟自己无关的证据,如果你企图攻击别人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当成巧克力。”
  
      眼看着地中海的唾沫都快喷到大叔脸上了,哪怕是作为曾经的前辈,风间熏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噌”
  
      用来切巧克力的菜刀直接被风间熏插进了黑色大理石的料理台面,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尤其是之前气势汹汹的地中海,无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整个人就像一只河豚一样肉眼可见的瘪了下去。
  
      小兰则是对风间熏递了一个感谢的目光。
  
      说实话,刚刚那个地中海咄咄逼人的模样,她真的很担心毛利大叔。
  
      尽管小兰作为空手道社的主将,拥有非同一般的武力值。
  
      但是她善良的性格,也不可能做出来仅仅是言语冲突就对人拳脚相加的举动。
  
      不过风间熏的话就顺理成章多了。
  
      即便作为警察的角度,也不可能坐视言语冲突即将演变成肉体冲突。
  
      如果是高木在这里的话,可能是老好人的上去拦着,结果被人凶一脸。
  
      不过风间熏可不会这么惯着这些来路不正的人。
  
      就算偷猎她管不到,这两个摆明有猫腻的人也不可能在她这里耀武扬威。
  
      刚刚那一手只不过是怪力的初步运用而已,身体内有查克拉流动的,只需要兑换一下纲手的怪力就可以很轻松的学习到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