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警官杨前锋的故事 > 第四三九章重点H市

      榔树命案专案组第二天就成立了,杨前锋任专案组长,张丽华任副组长,成员有重案中队易中华,榔树责任区刑警队的全体成员。
  
      本来这个专案组苏来宁想参加,但城区破案任务比较重,杨前锋也知道他想出点成绩,所以就让张丽华参加了。
  
      再说这两起案件都是年前积案,很多工作都做过了,加上重点人都已明确、公开,工作思路也很清楚了,所以不需要很多人,说让榔树责任区刑警队全部参加,其实平时只需吴大海队长一个人参加就行了,真正在专案组工作的也就四个人,另外张丽华家里暂时离不开,杨前锋看她也不容易,平时尽量不让她出远差。
  
      专案组成立的当天就着手开展了工作。
  
      经工作了解到:李晚秋和李力胜自从上次被刑事拘留回来后,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主要活动还是做生意,地点主要是h市等地,取保候审期间,每次出去也向派出所请假,表面看情绪和神情一直都很好,好像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坏事。
  
      杨前锋虽然没有直接参加这两起案件前期的侦查工作,但对两起案件的案情都很了解,认为这两起案件就是李晚秋和李力胜等人直接或间接作案的,他们现在的表现只能说明他们是一伙反侦查能力很强,心理素质很好,难以对付的对手。
  
      经过三天的工作,案件毫无进展,杨前锋并不急,他冷静的对拟定的工作方向和思路又进行了认真反思:
  
      一、钱大理一家三口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二、第一个受害人的身份为什么总是查不到,好像他是从天上飞来的一样,他到底是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呢?三、扩大范围串并案一直都没有串上,难道是分析判断错了,他们更本就没有在外地作案?
  
      对针这三个问题,杨前锋进行了再梳理。
  
      钱大理,男,现年五十三岁,他原来不是本地人,刚出生时,父母带着他要饭来到了榔树镇,那时金水县还没有解放,解放后才真正成了榔树镇的人,当年政府在榔树街道分了一间披屋给了他家,父母就他这一个儿子,安定后生活也过的去,小时候父母还供他读了书,因为他人很聪明,大家一直都很喜欢他,人缘关系也不错,就是胆子有点小。
  
      当时还有一家的情况和他家差不多,父母带着一个女儿要饭来到榔树,也解放后定居下来的,不幸的是女儿刚长大,夫妻两因病先后走了,夫妻俩走前就把女儿托付给了钱大理父母,后来钱大理就和这个女孩结了婚,婚后的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可后来钱大理的不幸也来了,地父母也因生病先后去逝了,这样钱大理一家在榔树镇就没有了亲人。
  
      因为钱大理聪明能干人缘好,又有点文化,被镇里安排到居委会工作,两年后还当上了居委会主任,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好多年,改革开放后,他就边工作边在本地做点小生意,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把生意做大,主要是把本地的竹子、木材、木炭等往外销,挣了些钱,把那间当年政府分的披屋和后来在边上做的两间房子拆了,做了三间正房一间厨房,房前还围了个小院子。
  
      在楖树镇,钱大理其实成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做生意的人。李晚秋他们做生意都是跟他学的。
  
      钱大理由于做生意影响了工作,群众和镇里对他有看法,他自己也认为这样下去不行,而自己又想多挣钱,于是就主动辞职没有干了,一心一意的做生意。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九0年,也就是榔树案件发生后不久,一家人突然走了,说是出去做生意,也没有说具体去哪里,可这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由于他们夫妻都是从外地来的,榔树镇什么亲人也没有,所以,以前的专案组走访了镇街道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去哪里了,他家门前小院里的草年复一年的长,门上的锁早已经生锈了。
  
      杨前锋为了搞清情况,请锁匠打开了钱大理家的门锁,发现他家原来用的东西都在家里,并且很有序,只是这房子因多年没有人住,加上有几个地方下大雨漏水,里面有一股霉味。
  
      经过仔细的检查,钱大理一家走时应该没有带走被子等大件的生活用品,连换季的衣服都没有带,家里没有发现现金。
  
      对此杨前锋分析:按照他对钱大理做事风格和生活态度的了解,一家人出去长期做生意,他应该能省则省带上这些生活用品,或者安定后回来拿这些东西,可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心想难道他在外面发了大财看不上这些东西了?转又想要是发了大财,按照人的正常心理,也应该回来看看,这里毕竟是他一家人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呀!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回来呢?
  
      从钱大理家回到派出所后,杨前锋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认为钱大理一家是不是在外面早已经被人害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和李晚秋他们有关……
  
      想着想着他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认为一家三口被害是重特大案件,被害地公安机关也应该和金水县公安机关联系和通报这事。
  
      但是,想到钱大理家里的情况,这个预感在脑中赶都赶不走,于是想理顺这里面的关系,可一时就是理不顺。
  
      张丽华看杨前锋紧锁着眉头在想问题,说:“在想什么呢?”
  
      杨前锋抬头看着她想想还是把在钱大理家发现的情况向她作了分析,之后说出了自己对钱大理一家的预感,只是没有提到李晚秋他们,说完后问:“你认为呢?”
  
      张丽华仔细的听了后想了想说:“这个事难说。”
  
      杨前锋接着说:“不过我又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三人被害可是重特大案件,被害地公安机关应该到我们县来调查,你说是不是?”
  
      张丽华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说:“要真是在暂居地同时被害了,那肯定会被发现,身份也能搞的清楚,正常情况下,案发地公安机关会和我们联系处理相关事易,要不派人来调查,要不发函给我们协查一些事情,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的。但是,犯罪分子手段很多,因此变数也就多了,如果被犯罪分子秘密杀害了,并且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人发现呢?这是一种情况;如果犯罪分子制造意外事件,他们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呢!这也是一种情况,等等,这些情况下,一切都不好说了。”
  
      杨前锋深吸了口气说:“但愿我们的想法是多余的。按你这样说,变数还真的很多呢!其实按你说的,就是在外地被害了,并且离我们这里很远了,如果他们身上都没有身份证明,就象我们这里的第一起案件一样,当地公安机关就是发了协查函,可能也发不到我们这个小县来。特别是八九年前也很正常。”
  
      “是这个情况。”张丽华想了想接着说:“钱大理一家外出不知道和李晚秋他们有没有关系?”
  
      杨前锋心想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说:“我刚才也有这个想法,你看就在他们杀害了第一个受害人后没几天,钱大理一家就外出做生意失踪了,而钱大理做的最后一趟生意拉出去的货和他们的货是用的同一辆车子。虽然各销售各的,生意上也许真没有其它任何联系,人也不是同车去的,但他们毕竟在h市要碰头,我怀疑这第一个受害人就是李晚秋他们这次在h市联系上的,这人极有可能钱大理也认识或在h市见过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当钱大理发现这个人在榔树被害肯定吓坏了,因为他能想到是被谁害的,他本来胆子就小,所以举家悄悄的走了,远离李晚秋等人。”
  
      张丽华立即说:“按你的分析,h市还是我们工作的重点?”
  
      “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杨前锋接着说:“虽然h市以前就作为重点去查过了,但我对那里还是不放心。”
  
      张丽华说:“按讲h市我们已经查的很仔细了,包括下面的几个县都去了,再去怎么查呢?”
  
      杨前锋想了想说:“重点围绕两个方面查,一是围绕李晚秋他们所做的生意这条线查,我怀疑第一个受害人可能也和他们做同类的生意;二是进一步串并案,这次串并案的范围不能太狭隘,以前只从作案手段上去串并,这样不行,我们有把所有他们没有破的案件或发生的事件没有查清楚的都要看一看。”
  
      张丽华一听也来了精神,说:“那我也要去。”
  
      杨前锋笑笑说:“你还是不要去了,一去几天,你家里怎么办?”
  
      张丽华高兴的说:“我爸爸出院了,我现在能出去了。”
  
      杨前锋点点头说:“你真要去?”
  
      张丽华肯定的说:“我真要去。”
  
      杨前锋说:“那好吧!我们把那里好好查一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