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面对铁证如山的证据,‘阿尔干夫’无话可说,他只能道:“‘莫拉德’,不管你信不信,我今天都要说。那的确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最错的一件事。我已经在拟补了,你在索洛门工会的地位,难道都是假的吗?难道我们之间的情谊,就真的比不上一个女人吗?”
  
      “比不上!”
  
      ‘莫拉德’徒然怒吼道,他的双目充血,将枪再度顶在‘阿尔干夫’的脑门上。
  
      ‘莫拉德’的胸口一起一伏,愤怒令他喘着粗气。他咬牙切齿的道:“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原本没有未来的人,我在十二年前,就应该已经死了。
  
      是我的妻子,救了我。她不嫌我贫穷,不嫌我无能,她鼓励我,她支持我。我是为了她,才加入了索洛门工会。
  
      我为了她这么做,因为她是一个好女人。
  
      她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善解人意。她如同一位母亲一样的照顾我,关怀我。
  
      你知道吗?在我受伤的那几日,她的家里断粮了。她将一块干巴巴的饼,留了三天。
  
      她都给我吃了,但她却饿的昏倒了。
  
      我在那一刻我就发誓,发誓一定要对这个女人好,一定要让她吃得饱,穿的暖。我要给她别女人所拥有的一切。
  
      我就是这样发誓的,所以我才不惜一切代价,要搞到钱,搞到能然他过上幸福生活的钱。
  
      但是你?却毁了她,也毁了我这一辈子的誓言!
  
      我早就不想活了,我应该在那天她死了的时候,就应该跟着她一起走了!
  
      但那个凶手还没有找到,我要为他报仇,”
  
      ‘莫拉德’说到此处,原本的愤怒消失了,换而言之却是平静的一张脸,漠然的一张脸。
  
      显然,在杀死了‘阿尔干夫’之后,他也不会再活下去。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失去了继续活在这个世界的理由。
  
      有些人,或许会笑他傻,笑他愚蠢,但是爱情真到了那个地步,当你心爱的人死了,或许你也会这样。
  
      倘若没有,那么只能说,爱的还不够深。
  
      这也是为什么,当代离婚率年年攀升的原因。
  
      男人与女人之间,已然少了爱情作为基础,金钱已经成为了婚姻的底线。
  
      女人找老公的标准,不再是这个人怎么,怎么样,而是这个人,有没有车子,有没有房子,有没有存款。他是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公务员,等等,等等。
  
      所以有一件事,都被大家给忽略了,你要找的这个男人,或者女人的人到底怎么样?没有人想过这种问题。
  
      只要有钱,合适,两个人就在一起,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婚姻仅是建立在了物质的基础上。两个人没有那种谁也离不开谁的感情。于是,一些生活的琐事,便成为了导火索。
  
      从口角,到全武行,再到最后的分手,或者离婚。
  
      这是几乎,每个离婚的家庭,都要经历过的程序。
  
      所以,没有理由去嘲笑一个深爱自己妻子的‘莫拉德’,他是一个将感情看的很重的人,并且这份感情,一直令他难以割舍,甚至带着愧疚。
  
      因为正是他,将‘阿尔干夫’带回的自己家中,否则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噗通!”
  
      就当‘莫拉德’准备开枪的时候,‘阿尔干夫’竟然双膝跪在了地上。他泪如雨下的道:“兄弟,我做错了,但就只有这一次。我对你不够好吗?我已经尽量的在拟补了。我为你找了好多的女人,这你是知道的,你的房子,也是工会最好的,兄弟,”
  
      ‘阿尔干夫’哭诉,‘莫拉德’同样泪如雨下。
  
      一方面,是惨死的妻子,而另外一方面,却是自己十几年的兄弟。
  
      而且的确,‘阿尔干夫’说的没错,这些年除了在工会内的地位以外,‘阿尔干夫’十分的照顾他。他为他介绍了,很多女朋友,甚至很多女人的长相,比他的妻子,还要漂亮。
  
      但他都拒绝了,因为在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妻子。
  
      想到妻子,‘莫拉德’止住了眼泪,缓缓的蹲下,与‘阿尔干夫’面对面道:“对,我们是兄弟,所以我不会让你感到孤单的。我们两个,会一起死。你死了以后,我会陪着你!”
  
      ‘莫拉德’说到此处,再度将枪口顶在了‘阿尔干夫’的脑袋上。
  
      他要扣动扳机,结果了自己这个兄弟的性命。
  
      但是,不想也正在这个时候,时才还在哭诉的‘阿尔干夫’,徒然翻脸了,一把快速荡开‘莫拉德’的枪,自打自己的后腰拔枪,便给了‘莫拉德’一枪。
  
      一切都太快了,‘莫拉德’的身子近距离被枪击中,身子倒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
  
      手枪跌落在了地上,被‘阿尔干夫’抢先一步捡了起来。
  
      但枪很轻,‘阿尔干夫’眉头皱了一下,连忙卸下弹夹,却弹夹里面竟没有子弹。
  
      他再一看‘莫拉德’,‘莫拉德’嘴里渗出鲜血,却在笑。
  
      “你这是为什么?”
  
      ‘阿尔干夫’抓住‘莫拉德’的身子,愤怒与不解的道。
  
      “对,你对我太好了,我始终下不了手,我累了,我想要去那个世界,却找他了,”
  
      ‘莫拉德’说到此处,要闭上眼睛,‘阿尔干夫’连忙将其晃醒道:“兄弟,你别睡啊?我这就去找车去,我送你去医院,你别睡啊?”
  
      “咳咳,没用的,咳咳!”
  
      ‘莫拉德’大声的咳嗽气喘,半响这才喘上最后一口气道:“我太了解你了,你出手是不会留情的,当然了,你也不要愧,愧疚,因为,是我毁掉了索洛门工会,你杀了我的妻子,我毁掉你的工会,咱们两个,两个,扯平了,”
  
      ‘莫拉德’说到此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阿尔干夫’,则死死的咬住嘴唇,拿枪点着‘莫拉德’。
  
      半响,他这才砰砰的扣动扳机,将子弹一枚一枚的打进‘莫拉德’的身体里去。
  
      “你个蠢货,活着不好吗?我给你钱,给你女人,活着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砰!砰!”
  
      ‘阿尔干夫’如同发疯了一样,拼命的打枪,拼命的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