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坤帝箓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忘忧
雪无香被噎了一下,然后昂头道:“那、那我也支持你……”
  
  秦润朗声笑了下:“既然江雪阁被我接手了,我就决不允许它继续没落下去。雪无香,我希望我可以信任你。”
  
  后者抬眼,“我连自己的父亲都不信了,我现在只信萧哥哥和你。”
  
  秦润抬眸,小公主睁着小鹿一样清澈的眼睛,秦润从她眼里看到了发自内心的真诚。雪无香说:“再也不想生在帝王家。”
  
  “人界的帝王公主和神界的帝王公主有什么不一样吗?”
  
  “什么?”小公主有点没听明白。
  
  秦润道:“云端神界的殿下和公主也和你同病相怜。”
  
  雪无香撇嘴笑了:“说的好像你是那九重天上的殿下似的!那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能一样吗?而且我想,神界的公主会更快乐吧!”
  
  “为什么这样想?”
  
  “你傻啊!那云端神界什么地方?全都是天神的聚集处,神祇肯定不用为凡尘俗世所累了。神界的殿下,公主每天只要到处玩就可以了,还有王位继承哈哈!”
  
  听了这话,秦润被逗笑了,原来这就是人类心中的神界殿下啊!每天到处玩,然后继承王位。身为战神殿下的秦润都没有这么自在过呢!
  
  小丫头终究是小丫头,其实神界也未必多么干净,否则他堂堂战神就不会被逼下界,现在还顶着凡人身体和他的身份苟延残喘了。
  
  一时两人无话。
  
  秦润转眸看向湖中景色,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反正都是水,灰色的,绿色的,蓝色的水。岸边一刬枯木。
  
  这天本风和日丽,忽然间就细雨茫茫,淡淡的白雾混着微凉的空气把一顷湖光尽数裹进了一汪碧绿中,纯粹而澄透的雨砸到地上,砸到湖面,就碎成了无色的水。
  
  “下雨了。”
  
  秦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道。雪无香拢了拢白色的狐狸裘,偏头看着雨中湖景。
  
  “秦润,我们回去吧。”后者起身。秦润摇摇头,全无要走的意思:“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吧。”雪无香一笑:“那等一下我让人给你送伞!”
  
  秦润叹口气,“我不需要。”小公主这才想起来,秦润是一位神。哎,关心则乱。经过并肩作战之后,雪无香已经把秦润视为自己的朋友了。
  
  也许是仅次于萧玄流的那种。
  
  皇城深宫之中,一位公主殿下想要交到真正的朋友很难,医师弥姜算一个,秦润也算一个。
  
  雪无香走后,秦润不觉伸出手去,雨点打在他手上的滴答脆响是莫名美妙。
  
  科奥,他秦润什么时候也这么文艺了!
  
  秦润终是厌了,见雨势渐小,便也是起身出舫。雨水被风吹着打在身上真是有些冷,他便是加快了步伐。其实虽然天气不咋地,但能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还是可以解一下心中郁闷的。
  
  忽然长长的画舫走廊上一白衣女子翩翩而来,其浅衣素带,行若惊鸿,恍似飘摇在溟濛里一朵绝色的铃兰花。
  
  白衣女子与秦润擦肩而过。
  
  “哎……”秦润停步,失声道。
  
  后者茫然停步。
  
  这女子就是当初在月神祠里他惊鸿一瞥的忘忧。
  
  秦润立刻手足无措:“好巧啊,忘忧姑娘。”
  
  忘忧绝世的容颜上沉如素水,她美眸轻抬,“原来是江雪阁的秦润阁主,真的很巧,又见面了。”
  
  “姑娘是来避雨的么?”秦润没话找话,他紧张得都不敢直视前者,只好把目光投向头顶上的屋梁。忘忧看着一湖雨汽,“不,我是来赏雨的。”
  
  “姑娘好兴致。这怎么说?”秦润道。
  
  忘忧道:“听说曲遥画舫湖的冬雨很美,正好路过宝地,又正好天公作美,所以就专程来看雨,果真是美如诗画。”
  
  说着忘忧就情不自禁伸手去接,雨水拥挤在她干净的指间,又兀自淌落,一点点濡湿了她的袖口。她半仰着的侧脸比这一湖的潋滟还要美。
  
  “秦阁主,你也是一人来独自赏雨的么?”忘忧问。秦润摇头,“和雪无香过来散心的,因为下起了雨,那丫头就走了。”
  
  忘忧点点头,客气而疏离地笑笑。空气一瞬间静默了,秦润绞尽脑汁想找话题,最终还是失败了。尬聊的最高境界怕是尴尬着沉默吧。
  
  说实话,秦润不想回去,但又找不到留在这里的理由,总不能说陪人家一块看雨吧,感觉好唐突。再次寻找话题失败,他只好跟忘忧道别。
  
  当秦润刚刚走出画舫时,空气里忽然刮过来一道危险的气息。
  
  “战神…不对,现在是秦润是吧?好久不见。”
  
  半空中一人突兀而来,其手持写着“遮天”二字的骨扇,一袭黑金云纹水锈袍服猎猎,长长的墨发随着风雨上下狂飞,衬着一张妖气逼人的脸,狂放不羁而又冷若冰霜!
  
  这人是就九重天上三大神执之一的白泽,其贵为云端神界澹华胜都空明神帝的嫡长孙,身世显赫,实力悍然。在苍昊城的时候秦润杀了完颜旷若的姐夫受到后者追杀,但当时秦润力不能敌,已经做好受死的准备了,可是完颜旷若却放了他。
  
  之后,白泽下界,怒斥完颜旷若妇人之仁,将其带到了九重天受罚。现在,秦润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碰到了他!
  
  “是你小子啊?”
  
  秦润见了他毫无惧意,反而有点嘲弄地笑笑。一位实力堪比完颜旷若的神执,若搁在半年前,秦润可没这么大胆子公然嘲讽,但现在他也是一位神了。
  
  有了实力就可以挺直腰板。这跟有钱是一样的道理。
  
  “白泽,这还真是好久不见,你的‘灌花小院’可好?”秦润忍不住笑道。闻言,后者面色一黑,当初秦润还是无法无天的战神时,白泽不知怎么惹恼了他,这个魔王居然把他在人界辛苦设计的小院子直接扒掉了,让他肉疼好几天。
  
  “你又成功让我记起当年的欺辱了。”白泽怒视秦润,“现在你可不是九重天上呼风唤雨的战神了。我奉燕钺陛下之令,下界捉拿逃犯,也就是你,秦润!你失去了战神修为,还不是任我拿捏!”
  
  “你孤身一人来对着我大放厥词?”秦润冷嗤一声,“白泽,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自大!你自恃修为的样子,真的很令人同情。”
  
  白泽恼羞成怒,“你果然还是当初牙尖嘴利的样子!”
  
  “谁说他只有一人了?”
  
  忽然一道清冷声音遥遥而来,只见烟雨缠绵的半空,一团银红光影飘下,离得近了,才看清此人温润如玉又冷如寒冰的脸。
  
  “完颜旷若!”
  
  秦润愣了一下,这家伙什么意思?当初自己替他受了神劫,使他成功渡劫,又得了千年长生,修为也是提升了一个境界。
  
  现在休养好了,就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了么?
  
  秦润心里气得要死,他也不想质问前者了,直接旋出纯钧剑,“好吧,也不废话了,开打吧!打得过我就抓我回去,打不过我就滚蛋!”
  
  “我出现在这里很好理解,”完颜旷若心平气和地拿出了弑神刀,“因为我永远忠于陛下。”
  
  白泽冷笑道:“陛下自有我们这些高贵的天界后辈来忠,你一个从冥界爬上来的小神还是不要动不动就把忠君挂在嘴边,万一哪天就打脸了呢?”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完颜旷若面色古井无波。秦润看出来了,这二位神执大人不和!他被逼才拿出武器的,如果有另一个选择,秦润不会轻易跟他们动手。
  
  毕竟是两位实力超绝的神祇啊!
  
  这时候应该完全贯彻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方针,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
  
  “白泽,你也是老样子,嘴怎么这么损?当初被我暴揍的场景忘了么?”秦润道,“完颜旷若,你们同样是神执,他一直欺你,辱你,你就忍得下去?”
  
  完颜旷若半眯了桃花眸:“他欺我,辱我,也是我的事,如果你想挑起我们的内讧,还不如拿起你的纯钧剑跟我们干一架。”
  
  目的直接被戳破,秦润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看来今天跟两位神大战是逃不掉了。
  
  “好!你们欺人太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润怒叱一声,纯钧剑划过雨汽弥漫的半空,一道悍然剑芒直接扫了过去!
  
  白泽见状不屑地撇撇嘴,他大袖一甩,手中遮天扇直接亮起华光。
  
  “砰!”
  
  遮天扇迅猛一扇,一道强悍气劲旋转着如猛龙奔江狂啸而去,与剑芒相撞,掀起如怒声响。
  
  这一扇下去,雨水和狂风都被卷了进去,就像龙卷风一样,飞沙走石,风云失色,全都一股脑地朝秦润而去。
  
  秦润手掌一攥,赤金火焰攀附着纯钧剑烈烈而起。大开大阖间,他挥臂一砍,数道剑芒卷缠着赤金火焰疾速朝白泽奔去,强悍无匹。
  
  完颜旷若飞身而来,弑神刀锋芒毕露,直接截断了秦润的火焰攻击。
  
  一时间,三神大战,可谓是峰走游龙,天崩地塌,滚滚神力一泻千里,画舫十里长廊都几乎给掀了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