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泣震三界 > 第三百二十章缘生缘灭处,缘来缘去时
那时候的吉娃,还听不懂若木说的,只知道有一天,天上会下来一个神仙,而她会跟着这个神仙的脚步走,或许是短短的几步,或许是永远。
  
  其实之前的日子她一直没有太在意,反正爷爷不在家,她就是南疆的公主,到了那儿都会受到公主的待遇,就各个寨子乱窜,直到昨天,在广场上见到哪吒,那种感觉,是心动,她知道此仙就是若木元帅说的那个神仙,她的命运就是要爱上这个神仙,至于结果,就看她是不是足够让这个神仙动心。
  
  这么说了,若木说的那个神仙可能是他也可能不是,哪吒觉得吉娃一时间的决定太过仓促,安慰她说:“九天上有几十万仙家大罗金仙之列也有十余万,未曾下狱的也不止我一个,你这么决定,如果认错人,后果很严重,天道还等你去改变呢,还是再找找。”
  
  他这套说辞,对付刚刚那个女人或许管用,但是吉娃不吃这套,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哪吒,非常认真的告诉他说:“就是你,我根本不在意元帅说的是谁,我在意的是,我看上的是你,如果不是你,改变天的事情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是你,能不能改变天道又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回答,大大超出他原来的预想,顷刻间左右为难,不停的把酒往肚子里灌。
  
  最为难的事情不是这个姑娘的执着,而是这个姑娘的身份和善良,如果她不是南蛮第一巫师的孙女,大可一走了之,如果她不是个善良的姑娘,大可一巴掌拍死,可偏偏她这个身份和她的善良,让哪吒哪处都无法着手。
  
  深呼吸再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也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神仙,对吉娃说道:“我活了四百年,往返三界四百年,见识了多少山盟海誓的爱情,最后也逃不过茶米油盐的生活,所以我自断七情六欲,这跟一般的修炼断了七情六欲不同,我的七情六欲,就向这杯中酒,倒入口中之后成了口腹之物,再也找不回来,你明白吗?”
  
  吉娃将双手放在哪吒跟前,非常认真的对他说:“看着我的双手,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哪吒的眼睛才转到她手上,就看到吉娃的手上端着他的酒杯,而酒杯非常干净,连一点酒渍都看不到。
  
  吉娃放下酒杯,又拿一坛酒放在哪吒跟前。
  
  不,不是又拿一坛,就是刚刚那坛,她告诉哪吒说:“这就是若木元帅传授我的法术,他说这个天道有一个很重要的规矩,就是平衡,天地之中,任何一种东西都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凭空消失,只不过是转化了一个形态而已,就像人死为鬼鬼死落尘,成了滋养阴间奇花异果的养料,最后新的魂魄又要从阴间的奇花异果中产生。”
  
  这是一个什么说法,哪吒完全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但是看着吉娃的做法,不像是复生了这坛酒,更像是一个障眼法。
  
  可奇怪的是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并非障眼法,那么问题究竟在哪里呢,难道这个法术能使时间倒流,到他还没有到打开这坛酒的时候,然后改变历史。
  
  历史能被改变吗,天道上好像是不能的,因为整个三界就是一个整体,任何一点改变都会引起整个三界的改变,所以历史是不允许改变的,对于过去的错误,只能选择弥补或者从中寻求到经验教训,在未来不要出现这个错误。
  
  过去不能改变,未来也不能被预知,那些所谓的测算,不过是一种推测,准确性很高,却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
  
  既然过去不能改变,未来也不能完全预知,那么她是怎么做到的呢?
  
  最后的解释就是她说的都是真的,可这种事太匪夷所思,哪吒不敢相信。
  
  当然,相信不相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姑娘不会放过他的,轻轻叹口气,从她手上拿过来酒坛,打开全部倒进肚子,告诉她说:“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但我的七情六欲是我亲手埋葬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让自己受到牵绊,所以我不会动情,更准确的说是不愿意动情。”
  
  她说的这么明白,吉娃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心里一酸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哭泣是弱者的武器,女人的保护甲,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哭泣,一般男人都是会心软的,若是放在平时,哪吒或许不会理会这姑娘,可她是他的情劫,又是因为他才这么伤心的,要想放任不管就没那么容易了,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如果不把她哄乖了,自己就欠下了什么还不清的孽债。
  
  但是要怎么哄女孩,九天大罗金仙怎么会知道,看着她哭,立即就手足无措。
  
  但是眼下的情形,她哭不要紧,只是一旦让别人看见她坐在哪吒的对面哭,指不定以为是哪吒对她做了什么呢,为防止误会进一步加深,施展全力在房间布下一个幻想结界,别人从外面看,两个人就是呆呆傻傻的坐着,谁都没有说话,谁都没有任何动作。
  
  布下结界,不忘了告诉她一声:“那个,我不是要打扰你哭,就是想告诉你,放心的哭吧,我已经设了结界,别人不会看见的。”
  
  他才说了,吉娃真的就嚎啕大哭起来,那声音那模样,就跟受了多大委屈似得。
  
  没想到她真的会在自己面前放声大哭,这么大的声音,如果不是有这个结界在,外面的人肯定会立刻冲上来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吉娃。
  
  她哭的这么伤心,哪吒也不敢从旁阻挠,就静静的看着她哭。
  
  等她哭的声音小一点了,心情似乎没那么难过了,哪吒才试探性的问道:“我想问你下,虽然这件事是有点伤心,但也不能说是我对你怎么着了,你为什么哭?”
  
  恶狠狠的看他一眼,这种眼神,恨不得把他吃了,却又舍不得的样子。
  
  只是这样的眼神,哪吒并没有看懂,以为是吉娃真的因爱生恨,跟他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要说跟南蛮第一巫师的孙女为敌,他绝对不想,但是现在既然没有回旋余地,那也是无可奈何,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误会,让吉娃心里的仇恨少一点,对他少一点纠缠,少一点憎恨。
  
  递给她一杯酒,有些尴尬地声音告诉她说:“解忧有杜康,你心情不好就喝一点,喝醉了万事不知,会好很多。”
  
  不友好的推开他的酒杯,抱起坛子一股脑都倒进肚子里,两手一抹嘴质问他:“然后呢,我喝了一坛,忧愁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忧愁了,你告诉我怎么办?”
  
  她明显是有意为难,哪吒也不敢贸然开口,只能把自己的酒葫芦拿出来递给她:“我这里还有一壶,要不然你也喝了,或许能好受点。”
  
  这个反应,让吉娃恨不能将他大卸八块;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十个手指头因为用力而发出咔咔的声音,关节处泛白的颜色,跟她心里一样无助。
  
  见她双拳紧握,以为是要找发泄的东西,哪吒连忙凑上去:“如果你想出气,可以动手打我,我保证不还手,你出了气咱们就算两清了,以后这件事谁都不准提起,你看好不好?”
  
  前一句让人感动,后一句却令人沉入谷底,吉娃真的生气了,松开拳头,盯着他问道:“哪吒,你是不是从来不跟女生接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说过好话?”吉娃是真的生气了,这个九天大罗金仙,真的不讨人喜欢。
  
  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既然她问了,就如实回答她说:“不是,你该听过应龙帝君,也该听说过若木坐下有一个剑奴,她两都是女人,我跟她两也算有些交情,对她两就说过好话。”
  
  这个答案,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生气,吉娃更是气得肺都快炸了,怒声质问他:“既然对别的女人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你为什么愿意哄别的女人,就不愿意哄我?”
  
  这个架势,似乎不是生气,哪吒初步理解了她的意思,有些尴尬的样子回答她说:“因为我不敢得罪她两,现在整个三界都是若木的,应龙做了三界之主,狐妖则是唯一传达若木命令的人,如果不跟她两说好话的话,我还有我的家人都不会好过。”
  
  如果她对别的女人说好话是因为权衡利弊的话,那心里就没那么难过了,但想到他对别的女人都能说好听的,却偏偏连哄她一句都不愿意,立刻又伤心起来。
  
  抬起头看着哪吒,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溢出泪水,脸庞上只能用梨花带雨来形容,可伶又不失可爱的模样问他:“那你能哄我吗,把我哄乖了,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交易,连忙问她:“真的吗,只要我把你哄开心了你就会找别人做你的如意郎君,让后当做从来没有见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