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案战鹰 > 第466章离奇死亡
    是啊,是什么使程银祥从人变为畜生,又是什么使他心带千斤重的压力,其中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高翔似乎觉到一种不祥地预感,对于程银祥,虽然是他见过千千万万个的犯罪嫌疑人不无差别,但程有些两样,表面上看对警察是有些敬畏,可是他忧郁的眼睛总让人感觉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东西。狂沙文学网
  
      程银祥见人就笑,只是被问到思河村村民接连不正常死亡这个问题时才露出一丝浅笑的痕迹。
  
      高翔隐隐觉得思河村中的那些奇特怪事似乎都与程银祥有某种关系,似乎是个谋,而且是一个巨大的谋。
  
      在思河村民的记忆里,村民接连暴毙开始于七年前,村民死亡方式离奇,但直到最近几年,传言才愈传愈广。
  
      灾难首次降临是在七年前的节,思河村57岁的程益招晚上去邻家看电视,在路上跌了一跤,回家后不到一小时就发病不能说话,很快就死亡。
  
      严冬腊月,眼瞧亲人尚未入土为安之时。
  
      村民意外的灾祸却接二连三地发生:在紧接其后的半年时间里,或光天化之下,或夜深人静之时,先后有6位村民在村子住宅边的鸡窝、牛圈及楼上堆垒的稻草等处相继突然死亡。
  
      年近70岁的程国青,当天他为另一死者送殡,晚上在死者家里吃饭,回家后大叫一声跌倒亡,死前还吐了一堆东西。
  
      70多岁的程国山晚上打了半宿程将,第二天,被人发现直直地坐在茅坑,像座雕塑,已然死亡。
  
      69岁的程大旺烤火的时候,突然坐在地上抽筋、口吐白沫,不到一刻时间就倒地而亡……
  
      接着思河村治保主任又给调查人员娓娓道来,这些奇异的怪事:
  
      张国花平时胃不好,经常吃药,一天中午,他来到程银祥家,说这几天胃返酸的很厉害,痛得很难受。讲自一世作人很辛苦,不如死掉算。
  
      程银祥给她吃了几粒胃药,喝了几口开水,不知什么缘故,当天晚上她还真的就死了。
  
      程满妈,平时躺在上有好几年,经常对村人说,“自己这条命真苦,走也不好走,整天躺在这上真不舒服,真的难受死了”,后来有人泡了杯开水给他喝,是什么时候去世的都不知道。
  
      更加奇怪的是有两名妇女在吃饭后就莫名死亡,一名妇女,早上见面时还在烧面条当早餐吃的,吃完饭竟一命归天;另一名妇女,当天中午还在高高兴兴烧饭炒菜,吃完饭,也一命呜呼!
  
      程西,他在吃饭时,说不想做人什么的,有人问他“为什么?”
  
      他说,“我跟老婆天天吵架,活着也没意思。”后来他吃了一碗面条,就一头栽倒在地,死啦。
  
      从七年前开始至今,村里莫明其妙地相继发生死人事件。据后来统计,非正常死亡有86人之多。
  
      村中几位老人率先发言:一定有一个“无常”在作怪;恐慌的山民占卜问卦,神说:村民挖断了“龙脉”,大祸将至啊!
  
      惶惶不安的村民们再也坐不住了,原来是“无常”在作怪,原来是挖断了祖上的龙脉。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此说在村中迅速传开。
  
      一时全村人心惶惶,消息甚至传遍全县,引起了不少的震dàng)。
  
      望着屡屡出现的村民暴毙事件,二年前的一个下午,又有几位村民赶到思济县一个“远近闻名”的巫婆家里。
  
      巫婆摇头晃脑一番,然后大喊一声:“唉呀,大事不好,太阳神来到你们村,已经附在某人的上……要除此妖非得做法事不可!”
  
      于是,当天下午,村民们请来这名巫婆,摆起佛像,祭起神坛……
  
      然而,美丽的小山村仍妖雾弥漫:“法事”过后不久,思河村村民程峰峰和程民心又相继暴毙而亡。村民们再次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之中。
  
      高翔、鲁帅带调查人员来到程新志家,和程新志聊起了思河村不正常死亡事件。
  
      程新志是思河村的村长,刚开始他对村里村民陆续死亡事件还不以为然,后来村里亲齐家的丧事越来越多。
  
      直到三年前一向被称为“赤脚大仙”的爷爷突然去世,程新志的不详之感才越发严重。
  
      爷爷之所以被儿孙戏称为“赤脚大仙”,是因其上山砍柴从不穿鞋。
  
      山上多碎石,穿着薄底的鞋走路都觉得脚疼,但爷爷从小赤脚上山,脚底皮厚甚于鞋底。70多岁的老人一顿吃两大碗米饭,体格健壮,从不吃药。
  
      死亡当,爷爷去邻居家窜门,小坐了一会儿,回到女儿家后,突然全直冒冷汗,无法说话。
  
      家人将他抬上,端了一碗水给他喝,老人喝了两口将水全吐了出来,不久便长辞人世。
  
      相隔不到一年,程新志的到屋外蹲茅坑,觉得有些头晕,站起回屋,一只脚刚放到上,便咽气了,另一只脚还垂在沿。
  
      程新志说,体胖,走路有些气喘,但体质不错,平时几乎不生病。
  
      “几分钟前才打来电话说老人突然体不舒服,几分钟后就通知说老人死了,哪有这么快的呢。”程新志说起两年前两位老人的死亡过程,依旧觉得费解。
  
      而类似的离奇死亡事件,还包括两夫妻前后不到一个月相继去世,兄弟俩突然猝死,刚出生的两名婴儿先后无故夭折……
  
      有关挖断龙脉遭到报应之说,也在思河村支部书记程四立那里得到证实。
  
      一天晚上,村民程重军在路上摔了一跤,也没受什么伤,回家以后,便不省人事,不到一个小时,平时板硬朗的程重军就去世了。
  
      当时大家认为死亡的原因就是其挖掘了村后山的石岩建造了房屋。
  
      而传闻中有些村民的死因更让人匪夷所思,“10分钟前,还在与别人聊天,回家路上突然断了气”,“半小时前还在打电话,突然就口吐白沫了……”
  
      婴儿的外婆,也就是那个摔了一跤就莫名奇妙死去的程重军的妻子。
  
      村里传说她的丈夫死因奇怪,程重军去世前咳嗽得很厉害,家人以为他感冒了,不想服用了几包感冒药后不久就死了。
  
      程四立挨声叹气说,“我们山里的农民,如果觉得体不舒服,下地干活出汗也就好了,没有那么气,谁会想到感冒也能要人命。”
  
      “龙脉断了,上天要惩罚我们。”龙脉被挖断遭惩罚一说是各种传言中流传最广的说法。
  
      思河村后山有个采石场,以前村民建房子,都在那里采石料。
  
      有一天,村民正在采石时,发现有红色液体从石缝里渗出,村里的老人认为这是挖断了龙脉,是鲜血流出。于是一些人便将村民死亡的原因归咎于此。
  
      据村民回忆,思河村的采石场有20多年历史,村里有50来户的人家买过石料。
  
      有30来户的人家用这个石料建房子,巧合的是用这种石料建房子的村民有19位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