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没有转正的皇帝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哀姜的意图
    一直到文姜死了,仲妇好也没有得到公子纠的任何线索。仲妇好以为公子纠一定会来祭奠她的姐姐的,就在这里等候公子纠。但是仲妇好,再一次失望了。公子纠愣是没有出现。以后。仲妇好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公子纠的消息。没有得到公子纠的消息,仲妇好也就没有离开曲阜,天下之大,已经没有仲妇好的落脚之处。
  
      直到庆父发动政变,推翻了公子斑的时候。公子斑才知道原来公子纠就隐藏在笔架山中。庆父早就知道这个秘密,庆父就派兵围剿了笔架山。得到消息的仲妇好。就化了妆,匆匆的出了曲阜来到了笔架山。
  
      仲妇好来到了笔架山。偏偏又是来迟了一步。这个笔架山又被庆父派的人马抄家了。公子纠的徒弟被人杀了40多人。仲妇好就在尸体中间查找公子纠,但是,就是不见公子纠的尸体。仲妇好真的失望了,
  
      不过,仲妇好还是有收获的,就在这一次。仲妇好在凑巧之中就了受了重伤的公子斑,公子班就和仲妇好成为了一种联盟。仲妇好决定把自己毕生的绝学教给了公子斑。帮他完成复辟大业。不过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公子纠出现在笔架山。
  
      自己也借这个机会经常来到笔架山,他希望在这样见到公子纠。这半年过去了,公子纠一直没有露面。仲妇好就这样,今天在笔架山,明天在宫中,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等候公子纠。
  
      哀姜的宫女来到了寿安宫的时候。仲妇好刚好有从笔架山回来了。几个老嬷嬷?一听说哀姜他们过去。大家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儿不理解的样子。因为平常他们从不接触,何来一个“请”字?一手遮天的太后,他们以为或许这是一个不祥之兆,
  
      那人家是太后叫去就得去啊!不去也不好啊,要是不去。太后生气了,说不定这宫中就没有你住宿吃饭的地方了。更有可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大家互相点了点头,就跟着宫女来到了太后的寝宫。
  
      老嬷嬷们跪着跟哀姜请安:“太后吉祥,不知太后召见我们有何事情吩咐?”
  
      哀姜笑着说:“不要紧张,没有什么大事情啊!就是想跟你们聊聊而已,哎呀,自从姑姑走了以后,一直以来我对你们也是没有照顾好啊!有愧于我的姑姑啊!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弥补我的过错。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们的,让你们安度晚年。不受任何干扰,”
  
      几个老嬷嬷赶紧给太后下跪施礼:“谢谢太后,谢谢太后。想不到太后还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人。真的感恩不尽了。只要太后有的用的着我们这些老嬷嬷的。通知我们一声,我们一定会来帮忙的。随叫随到。”
  
      哀姜轻轻一笑:“给老嬷嬷赐座,我们今天就是来闲聊一下。不要有任何顾虑。”太后宫里的宫女们立即给他们送上凳子。
  
      老嬷嬷不敢坐啊:“不敢,哪有奴才在太后面前坐下说话的。太后,你说话我们就站着听一听。”
  
      “没事没事,叫你们坐下,你们就住下。你们毕竟是我姑姑的下人,岁数都大了,还是坐着说话。你们伺候我的姑姑这么多年,我得谢谢你们了。”
  
      几个嬷嬷坐下了,不敢不坐啊,不过,一个个还是战战兢兢,都是半边屁股连在凳子上,坐没个坐相,嘴里还在不停地说:“太后客气了,那些都是奴才们应该做的。说一句实话。是太王太后照顾了我们这么多年。我们真的是对太王太后感激不尽了。
  
      哀姜笑了:“你看看你们的坐相?叫你们坐,你们就坐下来。我今天找你们来,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想和你们聊一聊。况且我们鲁国的事情。你们看看现在这个庆父。守大全。赶走了公子斑,又杀害了鲁闵公,做了大逆不道之事。真的是人人得而诛之了。我真的是想制止这个,但是我苦于没有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他的脚步。”
  
      提起这个事,谁敢插嘴啊,也不知道哀姜安的是什么心。一个老嬷嬷说:“太后,至于国家大事,我们向来不懂,也向来不参与。因为这些与我们根本就没有关系呀。不知太后,今天提这些干什么?”
  
      哀姜是和庆父是穿一条裤子的,为什么今天说这些话?哀姜是在试探我们的吗?一旦表露出憎恨庆父的意思,太后还不杀了我们的人?只能回避不敢应承。
  
      “嬷嬷,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就是想阻止这个庆父,再让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做下去了,鲁国就危险。但是我作为一个女人,手中一无兵二五权无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做起呀。因为都在工作么?神乐,这么长时间,你们是老人一定有办法,也知道谁对?谁错吧?有谁反对庆父的人联络起来,大家拧成一股绳,就可以推翻庆父的专制统治了。
  
      哀姜说出这话,大家吓得大气不敢出。谁知道他是真是假呀?是不是考验大家的呢。因为谁都知道他与庆父的关系。就是来试探大家的。他的心里是不可能反对庆父的。
  
      仲妇好看了看哀姜。发现他说话的神情似乎很正经。并不是有诈他们的意思。似乎很真诚。或许真心要做。对庆父不利的事情。真要是这样,或许对公子斑是有利的,自己就不妨试探一下,
  
      仲妇好就说话了:“我们不知道太后是想从什么地方做起呢?我们这些老婆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哀姜一看有人搭话了就高兴起来。连忙说:“先王的儿子,现在还有公子斑和公子申两个。我想把他们两个的其中一人。推举到这个国君的位置上。但是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们。不知道这事情如何做起。就是一句话,这个国君不能让。庆父来做。一定要把他推倒。这是我的心里话,绝不是骗你们的,”
  
      仲妇好试探着:“太后,这是不是应该可以让庆父来做鲁国的国君啊!”